第十九章折服

    听说林佩兰周一要去登记,林沛文昨天没有提前去学校,硬是要陪着林佩兰一起去镇上。

    林佩兰大概也能知道他的意思,无非要去见见那个素味平生就把姐姐娶走的姐夫,长得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初中七点半之前要到学校,林佩兰担心林沛文迟到了,刻意提前起来的。

    学校没有食堂,住宿生也只提供蒸饭,菜要自己带,偶尔菜不够吃了,蒸饭的阿姨每天一桶土豆丝汤一勺一毛,学生从紧巴巴的生活费里挤一点出来打上一勺,也能改改吃咸菜的伙食。

    林佩兰一大早起来准备好了林沛文三天的饭菜,其实就是几斤大米,一罐煎带鱼和一罐咸菜,吃完再去送一次,或者林沛文自己回家来拿一趟也行。

    正是农忙的时候,大家地里的活多,大伯母昨天一说,林佩兰就让她留在家里忙,反正去大队她也熟悉,以往去茶厂上班经常要路过。

    林有才送的两兄妹去镇上,一路上林沛文可算让林佩兰知道,什么叫青春期男孩子的暴戾。

    开口闭口都是见到陈建国,若是不合意,他就不让林佩兰嫁,陈建国要是不同意,就打到他同意为止。

    林佩兰脑子里浮现出陈建国那健壮的身形,再看林沛文竹竿似得瘦巴巴的模样,这要是真的打起来的话,谁打谁还不一定呢!

    “小孩子别瞎说,你姐夫挺好的一个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喊他姐夫还不一定呢!得让我看过,配不配得上我姐才行。”

    林沛文可不买自己爹的账,说到底林有才这些日子喝酒耍酒疯,导致家里的事情都压在林佩兰身上,这让他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林佩兰忍俊不禁,自己在弟弟眼里,居然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行!姐知道你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姐,我说过要保护你,就一定要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佩兰。”一道低沉的男声喊道。

    林佩兰这才发现晒谷场上停着一辆吉普车,和那天陈建国开来送她们回家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可林佩兰怎么也没有想到,有的人喜欢一个人,真的不需要什么特别理由。

    就像林沛文第一眼看见陈建国从吉普车上下来,高大的身形,长腿迈着大跨步过来,英姿飒爽,步履生风,就那么折服了。

    路上说了上百个考验未来姐夫的计划,这会儿是一句都不提,眼热的看着那彪悍的吉普车,又看看穿着黑色西服正装宽肩窄腰的陈建国,第一时间默许了这就是他姐夫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有派头了!”陈建国还没有走近,林沛文已经疯了,“姐!能不能让姐夫带我转一圈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考验他了?”林佩兰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还考验什么呀!就在他刚刚下车的那一刻,就和我想象中强哥的形象一模一样,是个硬汉。”

    每个男孩子都有英雄情节,林沛文更甚,单看他喜欢上海滩到痴迷的程度便知。

    林沛文倒戈的特别快,以至于陈建国走过来,收获的是小迷弟一枚,扯着一口大白牙,笑得看不见眼睛。

    这让林佩兰满不是滋味,感觉自己的好东西被人偷走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了?”

    陈建国出人意料的来得早,林佩兰本来是怕弟弟去学校迟到刻意提前的,他到的时间比林佩兰还要早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刚到。想着那证明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开出来,便早点来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林佩兰的诧异陈建国轻描淡写的解释着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来的这么早。

    “叔。”陈建国精神抖擞的和大家打招呼,看向林沛文的时候,笑容又亲切了几分,“这是沛文吧?”

    “姐夫。你是来接我姐去县城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呀!想早点来,没想到你们到的也不晚。你们还没有吃早点吧?一起去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林沛文大大方方的喊了姐夫,林佩兰看见陈建国的嘴角都要裂到耳朵边了,瞧那模样,好像真的今天娶的是意中人一样。

    林佩兰有所不知,那天回去之后,一向不懂男女之事的陈建国,破天荒的做了一夜旖旎风光梦。

    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结婚了,昨天夜里比他第一次计划图被采用还要兴奋,翻来覆去睡不着,凌晨五点不到就起来收拾自己,开车到镇上也才六点钟多一些。

    他一向做事沉稳,今天是第一次这般的出计划之外,这样的没有时间概念,也是第一次因为女人乱了分寸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还要等几个小时才能见到林佩兰,不想惊喜来的那么快,他就等了一个小时,就把人等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吃过了,沛文要去学校,一会儿该上早读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车吧!我们一起送沛文。”

    林佩兰下意识的看向林沛文,果然见他欢喜的眉开眼笑,小小心愿这么快被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姐夫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,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建国本想让林佩兰坐副驾驶室的,林沛文手脚麻利的第一时间就把书包扔上去了,只好开了副驾驶后面的车门让林佩兰上车。

    “爸,你先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存在感微弱的林有才,被林佩兰推上了陈建国打开的那边车门,自己则绕到另外一边上去,陈建国颇为遗憾。

    林沛文的学校不远,不到三分钟就到,但足够让他兴奋了。

    姐夫长,姐夫短的喊了一路,直到拎着大包小包准备进学校,才想起还有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姐夫,我姐弱质女流之辈,以后就多了一个你一起保护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行!我姐交给你了姐夫,我上课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沛文郑重其事的交代了一番陈建国,得到保证后,在进校门时,还朝林佩兰挤眉弄眼一番,显然陈建国在他心里是符合他对姐夫的标准了。

    看着少年清瘦的身影,消失在那铁门处,林佩兰这才和陈建国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林有才要忙地里的活,在家就说好送林佩兰姐弟到镇上他就回去,这会儿又有陈建国在,他走的更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现在四个人转眼剩下林佩兰和陈建国,空气中莫名的有点尴尬,似乎两人从认识到现在,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天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早就来镇上了?我以为你九点到,做好准备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向停车的地方,还是陈建国打破了僵局。

    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d3zww.com/book/206/206995/52127516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206_206995/52127516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