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中文网 > 其他小说 > 限量萌宝,了解一下 > 第1526章 为当年的事情道歉

第1526章 为当年的事情道歉

    从纪家出来,沿着围墙道路往外开,走了差不多百来米,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大概是因为纪澌钧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,出于安全着想,赫战洺把车子靠边停下。

    过去的赫战洺,一手在前护着自己,一手在后,准备随时打电话叫人,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身穿物业工作服的女人,听到声音,笑着回头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张脸好眼熟,好像在哪儿看过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赫战洺话没说完,站在她对面的女人,闪到他身旁,一拳就砸落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倒下的赫战洺也想起了那个名字,“石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——”

    女人把赫战洺扶回赫战洺开来的车里就驾驶着物业的巡逻车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要去负一楼的师少择,手刚摸到门就听见后面传来冯少启跟许轶卫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“查过了,厨房发现问题,在那批正在清洗的碗里查到乔总的碗有残留的毒素。佟悦检查无误离开餐具室之后,姜哥跟涂静好进去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姜哥做的,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让感情左右你的判断,那你就不具备合格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收回手的师少择立即后退离开,带着这个让他对姜轶洋产生质疑的消息,刚出到客厅,就看见板着脸大步流星进来的纪泽深。

    “纪董。”

    “纪总呢?”这才刚离开多久,又出事了?对这个家的安全隐患,越来越不放心的纪泽深同时也对这些人的工作产生了质疑。

    “在二楼书房。”

    找到纪澌钧的去处后,担心纪澌钧安危的纪泽深提速冲上二楼,在书房门口被许轶卫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纪泽深的脾气,所以特别的小心说话,“纪董,不好意思,纪总暂时有些要紧的事情要处理,就几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纪澌钧有工作,他也是临时赶过来。“不急。”嘴上说着不急,纪泽深转头就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走了没几步,纪泽深又一次看向书房门,见许轶卫看着自己想说什么,纪泽深扬起手,示意许轶卫不用着急。手放下,身后的书房门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出来的冯少启,一脸严肃,这么多人里面,就冯少启才让他看着稍微觉得严谨一些,“老冯,里面没出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纪总知道你来了,他在里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倒希望,钧子不止是时刻知道他的去向,更能知道在这个家里哪个地方有危险能躲着点。

    进了书房,纪泽深将房门关上,见纪澌钧坐在沙发对面,似乎特地在等他过来。

    过来的纪泽深,绕过纪澌钧走到沙发坐下后,语气着急,目光上下打量,“钧子,你没事吧,有没有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有事的不是他,而是乔隐,可大哥来到以后,却先问的是他。就在不久前,他终于接到了那个电话,从来都对自己有信心的他,这一次大概是心里有太多不能放下的人,以至于他的心里有些害怕,怕自己回不来。

    心情沉重的纪澌钧,用手挥掉纪泽深肩上掉落的一些飘絮,他知道大哥是最注重自己仪态的人,大概是担心他,赶着来连自己都顾不上了,“大哥,一开始,我对你是有所保留的,那个时候,我并不相信你,也不想叫你做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些干什么?”钧子不是个煽情的人,却为何突然说出这些让人不安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能成为你弟弟,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之一,我也为当年自己对你的误会跟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钧子,你别跟大哥说这些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纪澌钧突然一脸沉重说这些话,会让他担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低着头的纪泽深,被纪澌钧这些话弄的心里忐忑不安,抬头,拉过纪澌钧放在膝上的手,“钧子,你听好了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大哥永远都会保护你,就算拼上我这条命,我也会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笑着的纪澌钧,主动抱住纪泽深,这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如此不合格,对大哥的关心太少了,“大哥,不管我这辈子有多少兄弟,你永远都是我心里那个独一无二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平安无事就好,其他的都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真的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晚上辗转反侧都睡不着的白一近,总觉得自己对乔隐不闻不问不太好,就怕对他有意见的覃力会逮住机会在覃毅那里说他坏话,白一近只好换了一身衣服出门,去医院看看乔隐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下楼后,没有给张峰打电话,从小区出来,正在等车,就看到失魂落魄缩着肩膀朝自己走来的曲非繁。

    曲非繁看见他主动笑着打招呼,“白哥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一近没有太大的反应,继续等着车子过来。

    站在白一近旁边的曲非繁,用浓浓的哭腔说道,“我也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又是冷淡应了一声的白一近,听见曲非繁哭泣的声音,抱着胳膊瞥了眼正在擦眼泪的曲非繁,“跟个娘们似的,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今晚要去参加一个酒局,我不想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去就别去,有什么好哭的。”虽然白一近嘴里说的痛快,可他曾经何尝不也是这样,抹着眼泪可怜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拍广告的钱没拿回来,我要不去,就没钱给家里买房子,我爸妈辛苦一辈子,到现在都还在县城里,我打算赚够首付了,就把他们接到景城来住。”

    抿着唇的白一近,瞥了眼说着话时,眼泪哗啦啦往下掉的曲非繁,“就这点小事,有什么好哭的,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白哥,谢谢白哥。”曲非繁冲着白一近不断鞠躬道谢。

    看着曲非繁这唯唯诺诺的样子,白一近就想起自己刚出来的时候,同样是这样遭人欺负求助无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医院回到纪家,刚下车,木兮就看到木小宝冲了出来,一把拉住她的手,“妈咪,你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他醒来后,老纪不在房间,他就自己跑下来等人,“干爹大……”话没说完,木兮就看到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回头的木小宝看到纪泽深出来了,松开木兮的手,往费亦行那边走去,一只手抱住费亦行的腿看着过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进去。”纪泽深扫了眼木兮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费亦行牵着木小宝的手进屋了,从后车下来的姜轶洋,听见纪泽深这话也跟着进屋。

    看到姜轶洋,木小宝故意大声说道,“小狒狒,我让厨房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布丁,我们回房间一起吃布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路过纪泽深时,姜轶洋发现纪泽深在看自己,也回眸看了眼纪泽深,在他看去时,纪泽深望着他的眼神没有那日那种敌意跟不满,却平静的让人很有压力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进去的姜轶洋,听见木小宝这句话想到纪澌钧给自己发的那条消息,立即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怎么把大家都支开了,有什么话不能让其他人听见?“深哥,那么晚了,你是因为乔隐的事情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说着话的纪泽深望着开过来的车子,往木兮那边又走了两三步,小声说道,“钧子看起来有点不太对劲,他不肯我留下来,我只能拜托你照顾好他了,有什么事情,你一定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。”

    在木兮看过来时,两人如此近的距离,连她身上那阵淡淡的香味,他都能闻得到,正是这个距离,让纪泽深觉得自己不该再想这些,羞愧的纪泽深递了眼前面的车子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纪澌钧怪,纪泽深也有点怪,好像有什么话没说完,却又急着走了,连乔隐的事情都没问她。

    姜轶洋下到负一楼厨房时,大家都在议论今晚的事情跟姜轶洋有关系,看到姜轶洋过来了,马上就停住议论。

    晚上,过了饭点,厨房值班的人不多,姜轶洋进来后,正在摆弄布丁的保镖,看见过来的姜轶洋点了点头,“姜哥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热一杯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保镖将布丁的盖子盖上后,转身就去热牛奶。

    姜轶洋抱着胳膊在旁边等候时,眼睛看向旁边对准这边的监控,今晚这一区的监控安保值班,应该是他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牛奶热好,保镖将牛奶递给姜轶洋时,顺手要去端姜轶洋面前的布丁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谁的?”

    “宝少爷要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木小宝口中,为费亦行准备的布丁吧。“给我吧,我带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姜轶洋将牛奶放到托盘上,一块端着上楼,而此时回来后,正在楼下用餐室,休息喝茶的田晖,听到姜轶洋的脚步声。提步从用餐室出来,走到回旋楼梯下,抬头看着端着东西上楼的姜轶洋。

    不放心姜轶洋的田晖,立即提步跟了过去,快到门口的时候,听见常亦远跟姜轶洋的谈话声。

    “姜哥,你们不在家的时候,纪总让老冯出面去彻查乔总中毒事情,听说乔总的餐具被带走了,应该是查到什么。纪总让我叫你上去,你自己要小心。”姜轶洋跟涂静好进过餐具室的事情,不用他说姜轶洋自己也知道。

    小心,他有什么可小心的?姜轶洋把手里的布丁交给常亦远,“把这个送到宝少爷那里去,另外时候不早了,让宝少爷回房间休息。“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姜轶洋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常亦远后,手里还端着一杯牛奶,刚提步要走,身后的门就推开了,跟上他步伐的田晖小声说道,“纪澌钧找你上去,你应该知道怎么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家,不是我说了算,你还是管好你自己,别让人提前给踢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,我出了事,你能袖手旁观?”他当然知道,自己跟姜轶洋走得太近,容易引起别人的妒忌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跟过来时,看见姜轶洋手上那些小动作,正要问姜轶洋是不是对这些东西做了什么手脚就看到涂静好过来了。

    涂静好瞥了眼田晖后,语气关怀问了句对面的人,“你没事吧,我听说大家都认定乔隐的事情跟你有关系,你想好怎么跟纪澌钧解释了?”

    姜轶洋将手里的牛奶递给涂静好,“我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,喝了这杯牛奶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姜轶洋还会给自己倒牛奶,不枉费她冒着得罪纪澌钧的风险千里迢迢回来帮姜轶洋,接过牛奶的涂静好,嘴角带着一抹愉悦的笑容,跟着姜轶洋时,一口一口将手里的牛奶喝完。

    再前面,就是书房了,田晖不能过去,姜轶洋索性让田晖送涂静好回房。

    涂静好临走时,出于对姜轶洋的担心,几次提醒姜轶洋,“在纪澌钧面前,你要记住,有我站在你这边,你用不着害怕他。”

    姜轶洋递了眼给田晖,田晖立即比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涂静好摇晃着手里已经见底的牛奶杯,冲着姜轶洋笑了笑,“我在房间等你,我还有不少的事情要跟你谈。“她得教教姜轶洋怎么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目光掠过涂静好手里的空杯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d3zww.com/book/186/186563/58524880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186_186563/58524880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