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0章 兰老太太病危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一家三口从国会大厦到国立美术馆、再到小人国公园、袋鼠谷、水洞。

    不管走到哪里,陆尧一直手拉着父母的手,这还是他第一次和父母一起出游,嘴角的笑意就没散过。

    陆铭足够宠他,臂力又大,经常让他坐在他的臂膀上,每每如此,总是让江蔓心疼。

    原本只在澳大利亚呆两天的,最后呆了四天,之后又去了欧洲三天。

    要不是陆铭的假期到了,一家三口还不想回去。

    陆梓潼和裴励珩早就和他们分开了,欧洲他们都玩遍了,他们去了非洲,陆梓潼向往热带风情。

    回市的时候,两人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,全是给亲人们准备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们什么时候再去游玩?尧尧很高兴。”陆尧满脸期盼的看着陆铭,在外面玩了一周,小家伙的脸蛋都圆润了些。

    反倒是江蔓,依旧是那样,心宽体胖这词语对她完全不适用,依旧瘦得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陆铭眼中有愧疚滑过,全是对他们母子俩的。

    孩子那么大了,竟然都没怎么出去玩过,这是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身边的兄弟好友娶个老婆,老婆都是越养越有福相,圆润的很,反倒是他,把老婆养得一天比一天瘦。

    这个滋味可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陆铭摸着儿子的小脑袋,“爸爸保证,每年都会休年假,带你和你妈妈到处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军人的承诺,爸爸可不许反悔。”陆尧眸子晶亮的不像话,仰着脑袋看着陆铭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爸爸什么时候言而无信了。”

    一家三口刚到家,兰行之和南夕已经在家里等候着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把你们的婚纱照拿出来我看看。”兰行之急切的很,就跟是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爸,我给你们带了礼物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礼物的事情稍后再说,婚纱照先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江蔓哭笑不得,赶紧打开箱子奉上,兰行之和南夕立马凑在一起,细细的翻阅起来,每一张都会评头论足。

    “阿铭,你这是什么表情,白瞎了我女儿的美貌,白瞎了我小外孙的帅气。”兰行之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阿铭哪里不好了,你看这侧颜,简直太过完美,是多少女人的梦中情人。”这是帮腔的丈母娘。

    “夕儿,我看你应该是视力下降了,这样都算好,那这世界上就没有帅哥了,我年轻那会绝对秒杀他。”兰行之不阴不阳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年轻那会,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我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兰行之心头一紧,有些急了,“怎么能想不起来,我当年多帅,意气风发,那是市出名的美男子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对视一眼,悄悄溜回房间补觉调时差,就连小家伙也赶紧闪人。

    父母后半辈子依旧恩爱如初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这次的婚纱照其实他们都很满意,夫妻不愧是出名的摄影师,把他们的照片拍的又自然又完美。

    江蔓是被一阵电话吵醒的,接起来才知道是兰家的钟管家,想都没想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后面不管怎么打,江蔓都没有接,反而把电话关机了,她真的是受够了兰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爸爸都不愿意管,她自然也不想理睬。

    只是某些人真的是不死心,江蔓刚到公司就发现钟管家堵在了公司门口,看见她立马就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蔓蔓,求求你去看看老夫人吧,老夫人病危了。”

    又是生病,就不能找点有些新意的理由,每次说来说去都是这个。

    江蔓笑得很冷,笑意不达眼底,“上次让白默来骗我,这次你老又亲自上阵,你真当我的智商堪忧吗?会被你们一次又一次的欺骗。”钟管家急了,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但还是想做最后的争取,“蔓蔓,上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,确实是我们欺骗了你,但是这次老太太是真的生病了,是癌症,医生说撑不了多长时间了,老夫人是真的懊

    悔了,上次的事情过后她就没再想去打扰你们。”“这次也是我自作主张的,和老夫人无关,老夫人吩咐过不让我来找你们的,但是我没法眼睁睁看着她自己一个人等死,是,老夫人以前确实错的离谱,但她毕竟是你的奶奶,二少爷的亲生母亲,你们都是

    她的血脉,你们去看看她吧,算是让她不留遗憾的走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老的那一天,身边没有亲人,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死去,太可怜了。”“我对你所说的事情没有任何的兴趣,狼来的故事你拿着去骗其他人吧,要不你就去找我爸。每个人都会老,但是我绝对不会在年轻的时候造孽,我孩子爱的人,我就算不能接受,也不会用残忍的方式去解

    决。”

    江蔓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段数高的很,钟管家说的话,她一个字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蔓蔓,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根本就见不到二少爷,电话一打进去二少爷就掐断了,他根本不听我说。”钟管家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,只是江蔓已经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江蔓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转眼就快到婚礼,虽然两人已经结婚了,但是一些风俗也是要遵守的,新郎和新娘不允许见面,提前三天江蔓被兰行之接到了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陆铭根本不敢说什么,岳父大人最大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陆铭接到了陆琛的电话,说是要给他弄一个单身狂欢夜。

    陆铭现在最喜欢跟着自家高情商的弟弟,在他的身上总是能学到不少的东西,反正老婆孩子不见,在家里也是一个人,一口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想起何成要在市发展的事情,把何成也一并叫上了。

    几个大男人都是有家室的人,包厢里倒是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而是单纯的聚会聊天。

    陆铭介绍何成和大家认识,何成也算是一个铮铮铁汉,长相英俊,和陆铭是一个类型的人,话少但不会让人觉得反感。他的酒吧正在进行前期手续,再过一周就可以开业,一直在向陆琛讨教生意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d3zww.com/book/135/135090/34399398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http://m.d3zww.com/135_135090/34399398.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